韩晓平

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

中国能源网

在对2019年能源预测中,中国石化经济技术研究院提出:这是格局重构之年。

从美国总统特朗普要重构美国与世界的关系,到由此引发的地缘政治格局的战略重构;从中美贸易战,到相关国家的国际贸易格局的结构重构;从一些国家民粹主义领导人上台,到全球化利益格局的重构等等,“重构”无疑是2019年的关键词。

深入追溯,这些格局重构都是新技术革命造成的“后作用力”,而能源技术革命是一个重要的因素。试想,如果没有美国的页岩革命,美国何以会如此颠覆他们自己建立的国际关系体制。在“格局重构”之年,每一个国家、每一个企业、每一个人如何选择?是适应新技术的变革,积极进取?还有怨天尤人,逆势而为?

在这“格局重构”之年,我们需要关注一些什么焦点?特别是中国能源将面临那些重构性的事件,或者那些重构会对能源产生深远影响?在此,我们特别关注了以下九个焦点事件。

一、国家管道公司成立,中国油气改革破局

中国油气改革从二十世纪初起几次努力无果而终。2017年5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了《关于深化石油天然气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全面推进上中下游的油气体制改革。但时至今日进展并不彰显,一些破局的重大改革一直陷入胶着。将三大油公司的管道资产剥离,合资组建国家油气管道公司的改革几经周折或将启动。原传言2018年底启动,后据说为冬季保供延期到2019年上半年公布。一旦启动这一改革,将成为油气体制改革的破局之举,对于上下游改革将产生巨大的推进,必然重构中国油气体制。

对于这一改革业界仍看法不一,有专家担心再次步入2002年国务院《电力体制改革方案》营造了一个难以撼动的巨无霸——国家电网。其实,这些年,电力改革的推进大大好于油气,国民经济高速增长电力没有拖后腿。无论是装机规模,还是能效环保;无论是电力安全,还是技术装备,中国都是最好的。除燃气轮机技术之外,煤电、水电、风电、光伏、核电和输电,中国的技术和产品都是一流的,绝大部分知识产权握在手中。而在此期间,中国的原油对外依存度从不到33%,提升到超过70%。有些改革或许不那么完美,但是一定需要先动起来,在渐进中不断完善。何况这个改革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因为三大公司已经放缓管道投资。管道建设停滞,大量“照付不议”的进口协议将难以完成,需求无法释放。

建立独立的管道公司可以解决第三方准入矛盾,提高管道的互联互通和使用效率。对于上游油气资源市场化改革将是巨大支持,也有助于加强下游市场竞争,打破各种垄断和价格,使市场化竞争更加透明公平。关于国家管道公司会不会成为第二个国家电网的问题,只要不允许它在终端卖气卖油就不用担心。而国家管道公司不是一个行业垄断性企业,其他企业也可以建设和经营跨省管道,竞争的局面自然会形成。目前,国家发改委和能源局正在加紧学习研究对管网公司的监管,进行积极的制度准备,已不再是2002年时大家对能源市场化知之甚少的局面。所以,这一改革我们高度期待。

二、中美贸易战何去何从,将影响世界能源格局

中美贸易战对于能源市场是无法回避的,在美国寻求中美贸易平衡的过程中,加载了太多的非贸易因素,这将直接影响中国下游市场长期大规模使用美国能源供给的信心。或许美国政府是希望将更多的商品,特别是油气资源销往中国市场,在平衡贸易的同时增加美国企业的经济利益。总统身边的幕僚似乎缺乏政策统筹,各说各的,也可能是为了在谈判中施加压力,但却在动摇中国下游企业积极使用美国能源,特别是LNG的决心。天然气的供应不能时有时无,不能“意识形态化”,更不能“武器化”,否在会动摇下游使用者的信心,俄罗斯人已经为此吃了亏。

中美在贸易上如果能够达成协议,美国政治家也能积极维护这些协议的执行而非政治化,中国将会大量增加从美国采购LNG和原油,这对于实现两国贸易平衡将是积极的。这将推进中国能源结构性转型,有利于减少煤炭消费和空气污染治理,更有利于人类积极应对气候变化,是我们能源从业者乐见其成的。

但是,竞争是激烈的,全世界能够像中国一样大规模购买轻质原油和LNG这些高质量能源的国家并不多,很多国家的企业都在努力扩大中国市场份额。首先,是澳大利亚和加拿大这些油气资源丰富的国家,美国在中国扩大市场将可能影响他们在华利益预期。一些中亚和中东国家对于中美贸易谈判非常警觉,担心成为牺牲品。严格遵守协议和贸易规则的国家应该不必担心,但是那些一到冬季用气高峰就减少供气和对中国原油特别加价的国家确实需要小心,被牺牲的可能性不是没有,至少再扩大市场份额的期望可能化为泡影。

市场竞争不仅在能源资源国之间,各种能源技术之间的竞争也是重要因素。中国的煤电的单位造价世界最低,百万千瓦超超临界单位千瓦造价为3000-4000元人民币,单位千瓦时发电煤耗只有260-270克标煤;中国是全球最主要的风电和光伏制造国家,单位千瓦的造价不断下降,将全面和煤电竞争。如果中美贸易无法达成协议,中国将会更加积极地转向可再生能源。最近,国家电网提出推进“以电力为中心的能源结构”,摆脱对油气的依赖。总而言之,中美贸易谈判不仅将影响中国的能源结构,也将影响全球能源的格局。

三、用电量突破7万亿,人均用电量超英国

中国电力改革有力地推进了电力工业的发展,2018年全社会用电量68449亿千瓦时,净增加用电量5372亿千瓦时,是历史增量第二高年份,接近法国5541亿的年用电量,用电同比增长8.5%,也是2011年增长最快年份;全口径发电量69940亿千瓦时,同比增长8.4%,几近7万亿。电力增长数据完全不支持中国经济衰退的说法,2018年电力弹性系数竟然达到1.29,这只有在2011年“4万亿”背景下出现过,在今天中国的能效水平下是不可思议地,如果我们按照过去18年的平均值推算,中国的经济增速应该在8.96%。

2019年中国全社会用电量超过7万亿千瓦时几乎没有任何悬念,人均电量将超过英国2017年5087千瓦时的水平,而英国2005年以来用电量持续下降。英国是工业革命的先驱,超过英国的人均用电量将是历史性的时刻。

随着可再生能源和无碳能源的发展,高比例电能的能源结构将成为趋势。中国无碳能源2018年装机接近40%。中国拥有世界最大的水电、风电和太阳能装机,越来越多的能源从业者正在意识到电力在能源结构转型中的意义,并将其称为“再电气化”。电能很可能重构我们的能源格局,其影响将是深远的。今天,我们的工厂使用电动智能机器人,运输使用电气化铁路和电驱动高铁,出行做地铁和驾驶电动汽车,采暖制冷使用电驱动空调热泵,商品和用餐是快递小哥用电动车送来的,我们的手机、计算机、互联网、移动支付、物联网、大数据、云技术、人工智能都离不开电力,电能对于经济社会的渗透性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深入,同时电能还支持与之同样深入的数字信息。

四、“隔墙售电”革命试金石,电力改革需要新方向

习近平总书记在起草十八大报告中就提出“能源生产和消费的革命”。2014年6月13日,习近平同志再次提出能源消费、能源生产、能源技术和能源体制四个革命。但时至今日我们在能源革命上到底有多少突破?能源革命不是中国的命题,而是世界发展的趋势。之所以称之为革命,就是这次新技术革命带来了自下而上的颠覆性变化。而能源最具有颠覆性的就是“人人参与,人人尽力,人人享有”的分布式能源组成供需互动,多能互补,智慧互联的能源、信息、建筑、金融和生态一体化的能源互联网,能源是分布式扁平化的,信息是人工智能化的,建筑是超低能耗和供需兼顾的,金融是区块链去中心化的,生态是可持续的,而发展这一革命性体系,最需要解决的是“隔墙售电”。

所谓“隔墙售电”,就是要解决分布式能源能够将电力直接销售给周边的能源消费者,而不是必须先低价卖给电网,再从电网高价买回。让能源消费者成为“生产投资型消费者”,给予他们参与性,释放他们的创造性,就需要让电网向平台化服务转型。2017年,国家电网资产规模38113亿,经营收入23581亿,利润只有671.56亿;同年腾讯市值32238亿,经营收入2378亿,净利润715.1亿;阿里巴巴市值接近3万亿,经营收入2269亿,净利润646亿。腾讯和阿里的经营收入不到国网的十分之一,净利润与国网不相上下,市值接近重资产构成的国家电网。他们既不造东西,也不卖东西,更不买东西,只是搭建了一个平台。微信、淘宝、支付宝已经成为新的基础设施,这就是传统企业和平台化服务型企业的差距。而电网公司是最有可能成为“基础设施+平台化服务”的企业。

今天,光伏成本下降已经可以实现无处不在,储能成本也在快速下降,分散式风电和天然气分布式能源的竞争性也在不断加强,用户直接参与能源生产的条件越来越好,为推进能源互联网和建设智慧能源系统,发展V2G和区块链创造了前所未有的革命机遇。而掣肘革命的瓶颈就在于“隔墙售电”,它已经成为真革命和假革命的“试金石”。改革的初衷是要为人民群众带来美好生活,人民的参与是改革成败的关键,适应互联网时代,服务于人人参与的共享经济应该成为未来电力改革的新方向。

五、绿色配额期待已久,能否兑现影响大局

2018年,国家发改委、能源局、财政部“531新政”重创betway体育产业后,11月15日国家发改委、能源局联合发布《关于实行可再生能源电力配额制的通知》(征求意见稿),这是第三次就启动可再生能源配额征求意见,这一机制被称为“绿色配额”。为能源电力的经营者和消费者确定一个刚性的配额标准,鼓励大家积极建设和采用可再生能源,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减少大气污染,并通过市场化交易平衡各种能源的环境社会责任。

2018年12月4日,国家发改委印发《清洁能源消纳行动计划(2018-2020年)》,目标是:2018 年,清洁能源消纳取得显著成效;到2020 年,基本解决清洁能源消纳问题,力争在2018 年全面启动可再生能源电力配额制度。这个制度一旦建立,将会营造一个新的制度体系,可再生能源的消纳将不再担心没有市场,而可再生能源的建设也会越来越根据市场需要科学推进,分布式光伏、储能、V2G、能源互联网和区块链等技术也会因此而得以促进。

原计划2019年1月1日开始执行的绿色配额制,却迟迟难以降生,一些利益悠关方仍在不停地提出自己的意见,但无论如何这是能源市场化改革的重要一步,也是落实五大发展理念必须的一步,将重构绿色能源的市场,是我们在2019年非常期待的一项改革。

六、天然气突破3千亿,能源结构持续优化

2018年中国天然气消费量达到2766亿立方米,年增加390亿,增长16.6%;其中进口1254亿,增长31.75%,对外依存度从2017年的39.1%爆升至45.3%。2019年俄罗斯东线将开始供气,对于东北经济发展带来新的契机。中海油与BP的LNG合同将开始履约,年进口1000万吨,相当于150亿立方米。由于中国的参与,俄罗斯亚马尔LNG项目大大提前,2018年7月19日,该项目第一船LNG运抵中国,2019年起,中石油每年进口亚马尔LNG 300万吨,而俄罗斯同时在谋求将更多的亚马尔LNG销售给中国其他的企业。

中国可能重新恢复进口美国LNG,2017年进口美气138万吨,2018年上半年中国进口LNG总量为2366.3万吨,其中7.08%来自美国,约168万吨,但由于美国扩大对华贸易战,9月起中国中断了美气采购。如若两国就贸易平衡达成新协议,中国增加进口美气将没有悬念。美国页岩革命之后,天然气产量激增,2018年全美天然气消费量8208亿立方米,同比增长11%。但仍有大量的油田伴生气被放燃,油气生产者非常希望找到新的市场。中国已经是全球最大的天然气进口国,LNG进口去年超过日本也雄踞世界第一,是美国油气生产商非常向往的重要市场。

中石油预计2019年中国天然气消费量3080亿立方米,增长11.4%,占一次能源的7.8%。但这一预估与十三五规划3600-4167亿目标相差甚远,在2019和2020两年,至少需要增加834亿的消费量,因为天然气消费增量目标对应的是能源结构转型的目标,同时也决定了中国对国际社会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强度的承诺能否兑现。

七、地缘政治冲突发酵,国际石油供应存疑

2019年世界主要产油地区存在重大变数,扼守海湾的伊朗和世界原油储量最多的委内瑞拉都存在重大的不确定性。2017年中国从海湾进口的原油占总进口量的43.6%,而中国原油对外依存度已经在2018年上升到71%,一旦海湾地区出现战争,中国将无法从世界其他地方获得补充。中国在委内瑞拉投入大量资金,目前委内瑞拉马杜罗政权岌岌可危,美国公开支持反对党领袖颠覆其政权,对于中国的海外石油利益影响不容小视。尽管中国握有全球最大的石油进口市场,最终产油国都需要保持中国的市场份额。但是短期内造成的影响,仍将动摇中国企业对全球石油开发的投入,最终影响世界经济的长远利益。

美国对伊朗经济封锁将如何发酵,美国组织海湾的北约能否得手,都可能在这一地区形成新的地缘政治格局,对中国能源安全构成长期压力。中国控制石油消费,增加石油战略储备,加速石油替代是应对这一威胁的唯一办法。

八、智利会议或再突破,1.5℃能否成为目标

2019年,将在智利召开气候变化协议缔约方会议(COP25)。会议能否确定将人类应对气候变化的目标从2℃下调到1.5℃,将是世界关注的重点。气候变化《巴黎协定》确定,把全球平均气温较工业化前水平升高控制在2℃之内,并为把升温控制在1.5℃之内而努力,本世纪下半叶实现温室气体净零排放。

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研究认为,2℃的目标不足以改变地球正在发生的快速升温带来的剧烈变化,应该将1.5℃作为控制目标,这就需要全球在2030年的温室气体排放比 2010 年降低 45%,到2050 年实现零净排放。尽管美国和一些油气输出国反对这一观点,但在2018年12月卡托维兹气候变化大会上多数国家对IPCC的观点表示“欢迎”,并决定在2019年智利气候大会上深入讨论这一新温控目标。一旦这一目标被全世界确立,各国的减排目标都需要进行巨大调整。

在全世界共同努力下,特别是中国和美国的积极行动,全球2015和2016年连续两年温室气体排放出现了下降。但自从特朗普总统退出全球应对气候变化行动,世界对气候变化的重视受到影响,全球在2017年和2018年排放重新由降转升。中国在2018年煤炭、石油和天然气消费都在增加,温室气体排放也有较快增长,作为全球最大的温室气体排放国,中国任重道远。

九、光伏风电平价上网,能源政策面临激变

自2019年以来,光伏发电和风力发电装备造价将大幅度下降,与燃煤火电平价上网,甚至竞价上网正在成为现实。三部委光伏新政,虽然对光伏企业打击巨大,但这些高度市场化的企业通过竞争逐渐适应了新的市场环境,光伏组件价格从2018年的2.3-2.5元/瓦,下降到2019年的1.6-1.7元/瓦,安装成本下降到0.8元/瓦,也就是说1个千瓦的光伏造价只有2500元,而燃煤火电高达3500元,若要求脱汞将超过5000-6000元,而且还要燃烧大量煤炭。无论是分布式,还是集中式,光伏都可以与其他发电技术进行竞争。光伏风电平价上网将标志着可再生能源成为主体能源的时代正在到来。

大规模发展可再生能源需要将调峰、调频、备用电源、黑启动电源这些辅助服务市场化,通过价格机制,鼓励更多的企业参与电力市场的辅助服务,提高电力系统的可靠性和可用性,鼓励电力能源的需求侧管理,实现可再生能源和整体电力系统的高质量发展。

2018年底,我国可再生能源发电装机达7.28亿千瓦,同比增长12%,约占全部电力装机的38.3%;发电量达1.87万亿千瓦时,同比增长约1700亿千瓦时,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占全部发电量26.7%。2018年弃水电量约691亿千瓦时,弃风电量277亿千瓦时,弃光电量54.9亿千瓦时,合计1022.6亿千瓦时清洁电力被弃,丢弃的清洁电量相当于1800万人口的哈萨克斯坦一年的用电量。解决这些矛盾需要一系列系统性的办法,需要构筑一个全新的利益格局,将积极利用可再生能源作为每一个企业,每一级政府和每一个家庭的追求的目标。